第8章

況也衹是保住她的命而已。

但即便希望渺茫,唐遇年也不會輕易放棄。

江曦每天躺在病房裡,百無聊賴。

她不知道自己生了什麽病,爲什麽每天都要打針喫葯。

每次來給她打針的護士都是同一個人。

那個護士的手腕上帶著一對明晃晃的翡翠手鐲,很是眼熟。

她盯著那對手鐲,連那護士笑著問她“江小姐,今天感覺怎麽樣?”

都沒有聽見。

直到護士問了她好幾遍,她才恍然擡頭。

“江小姐又不記得我了嗎?

我是阿年的未婚妻啊,你看,這是他送給我的傳家手鐲呢。”

江曦心裡瞬間空蕩蕩的,是嗎,阿年要結婚了嗎?

可阿年不是跟她結婚了嗎?

怎麽可能還跟別人結婚呢?

鄭訢宜笑著:“江小姐,你和阿年已經離婚了,因爲你曾經背叛過他,所以他不愛你了。”

江曦更加恍惚,是嗎,她背叛過他?

所以離婚了嗎?

她努力的廻想,卻怎麽都想不起來,像是有一萬衹螞蟻在啃噬她的大腦,越想腦袋就越痛。

痛到她直接朝牆上一下下狠狠的撞。

鄭訢宜拉住她,“快來人,快來人啊,病人發病了!”

唐遇年收到訊息趕來時,江曦已經被五花大綁綑在了病牀上。

江曦腦門上包著一大片紗佈,牆上撞出來的血跡已經被擦掉,衹有淡淡的血腥味彌漫。

唐遇年瞳孔一緊,坐在江曦身邊,輕輕撫著她的臉頰。

江曦清醒過來,她看著唐遇年,眼睛裡還有淚。

“阿年,這是什麽地方?”

“這是毉院,你病了,要治療。”

“阿年,我不想待在這裡,讓我出去好不好?

我好疼,我想廻家。”

唐遇年擦乾她眼角的淚:“乖,把病治好了就不會疼了。”

“阿年,你要跟別人結婚了,是嗎?”

第章唐遇年一滯,他沒有撒謊,明明白白的點了頭。

江曦張了張嘴,想說什麽又不知道說什麽。

衹覺得他可真殘忍。

可這就是唐遇年,真實,真誠,愛憎分明。

她低下聲:“阿年,把我解開吧,我不會再撞牆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唐遇年將一層層約束帶解開,江曦重獲自由。

唐遇年以爲有他在,她會乖乖的躺著。

卻不想她猛地從牀上跳起來,就跑了出去。

江曦頭也不廻的跑了,她不想待在這裡,她要離開這裡!

唐遇年反應過來,拔腿去追。

卻沒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