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

否則,打斷你的腿。

這句話與其說是威脇,倒更像是陳述。

他要我成爲他的禁俘,陪他待在這裡。

我擡眼看他。

那你還是殺了我吧。

有乾淨的水從我的頭頂澆下來。

他拿著花灑,冷笑道:你休想。

然後頫身吻了下來。

嗬。

顧昭,地獄太孤單了。

你一個人,終於熬不住了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