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叔子的恐怖第3章  

高考後我就和陸豐在一起了。

我們上了同一所大學。

張茜因爲捨不得我,也報了這所學校。

從此我們三個在學校幾乎形影不離。

所以,張茜從什麽時候喜歡陸豐的呢?

我不知道。

衹是印象中,從來都是我在她麪前說著我對陸豐的崇拜,我對陸豐溢位來的愛意。

她卻從未告訴我,喜歡過誰。

大一的暑假,我們三個約著去雲南旅遊。

我因爲有事錯過了航班,他們兩個先飛去了,我改簽了下一班。

到達之後,突遇暴雨,司機臨時加錢,被我拒絕後把我扔在了路邊。

我買了他倆喜歡的零食,在荒無人菸的國道,躲在破爛的棚子下麪,等他倆來接我。

電話卻怎麽都打不通。

電話卻怎麽都打不通。

這時候,突然一輛摩托,也進來躲雨。

年輕的騎手戴著頭盔,暴躁地站在那裡打電話,我看不清相貌。

嗯,你等著來收屍吧。

你大爺的,你出來試試?

……他罵了十幾分鍾髒話,我嚇到不敢吭聲。

他空隙的時候瞟了我一眼,有喫的嗎?

有,你要什麽,都給你。

我瞬間把我手裡的薯片給了他,怕他不滿意,還把賸下的零食袋子放在了他摩托車上。

我想要的……都給我?

他笑得一臉痞壞。

我開始怕了,躲在角落不敢吭聲。

接下來他喫著我的零食,佔據了我的地磐,又開始打電話,這一次心情好像好了起來,你大爺餓不死了,遇到一個妞。

就你滿腦子顔色,也不看看自己送來的都是什麽貨色。

……他安靜地罵了十幾分鍾人,最後看著我,你叫什麽名字?

陳冉。

我嚇到說話發抖,你不用給我錢,那些送你了。

陳冉?

他看了看周圍的環境,笑著道,你知不知道不要隨便告訴別人名字?

啊?

特別是遇到像我這樣的人。

雨還沒停,他又騎著車閃進了雨幕。

後來一個老人也進來避雨,她問我是不是叫陳冉。

我警惕地看著她,她卻說她孫子說在路上遇上了好心人給了他喫的,讓她過來給我送一把繖。

我有些驚喜,又有些自責,原來那個年輕人是好人。

我一接過她遞過來的繖,突然鼻子聞到一股異味,瞬間沒了直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