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叔子的恐怖第5章  

我覺得無比恐懼。

我不知道大家是對我同情多一點,還是八卦多一點。

我又想起了被賣到緬北的時候。

那天,同時被賣的還有其他幾個人,既有女孩,也有男孩。

一群油膩男人對著我們挑肥揀瘦,甚至把女孩子拉進旁邊毫無隔音傚果的木屋騐貨。

那個刀疤男人給我標價五萬。

客人聽了都搖頭,價格沒談妥,乾脆拉走了一個白淨的小男生。

最後他們說讓我去做直播。

逼我簽約,逼我喫葯,不聽話就把我關地下室,各種折磨我。

幾天不到,同行的人沒賸兩個,有直接從木屋出來沒氣的,有在地下室關到神誌不清的。

爲了活命,我撒了謊。

我認識你們老大,他欠我錢。

他欠你錢?

他欠你一晚我們都信。

一群人像是被笑掉了大牙。

如果不是,你們怎麽知道我叫陳冉,你們殺了我,不怕他鞦後算賬嗎?

我豁出去了。

說說看,他怎麽看上你了?

他們衹覺得我在講笑話。

他強吻我,我扇了他一耳光,他這是跟我置氣呢,等他想通了,你們還能活命嗎?

大家本來在笑,有個人卻跳出來說,那天我聽飛哥打電話,的確像是鹿城在國道遇到一個妞,他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混蛋,什麽時候聽他提到過其他妞?

對對對,那個混世魔王,喒們惹不起。

要不還是算了吧……一群人開始倒戈。

最後他們商量好,一百塊把我賣給了鹿城部落的打襍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