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章:你怎麽會吹這曲子?

縱然十分不情願讓顧封邑在場,可是她還是得由顧封邑帶進來。

祭奠了家人,沈月清摸索到父母的房間,摸著熟悉的每一個物件,眼淚止不住的流下來。

突然,她摸到了一個從未出現在這裡過的小瓶子,她摸了摸瓶子的形狀和底下的圖案,心裡一震,連忙把瓶子藏進了袖子。

顧封邑看她神色不對,走過來問怎麽了,沈月清攥著手裡的小瓶,搖了搖頭表示沒事,又問道:“你……你能告訴我,我六弟究竟在哪裡嗎?我想看看他。”

本不想告訴她實情,但是眼下看她如此脆弱可憐,顧封邑還是說了:“……你六弟沒在報上來的処決整理名單中,不知道被誰救出去了。我也不知道在哪裡。”

這就等於承認之前都是用她六弟來訛她了,顧封邑難得有些不安,沈月清卻衹是平靜的點點頭,示意自己知道了。

中午顧封邑就有事走了,沈月清卻在沈府待了整整一天,握著那個瓶子,心裡有一個計劃漸漸成型。

太陽落下山的時候,沈月清在自己房間摸到了從前的一衹短笛。她擦了擦上麪的浮灰,吹了起來。

顧封邑廻來的時候,正好聽到沈月清在吹笛,他心神一震。

那正是在邊關的時候,救他的人最常吹的曲子,他就是因爲沈梨白在小酒館裡吹這曲子,才認出來她的身份,可是沈月清是怎麽會吹的?

顧封邑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腕,急迫的問:“你怎麽會吹這首曲子?”

他是不是,真的誤會了什麽?

縱然看不見,但是從他攥著自己的微微顫抖的手,沈月清依然能感知他的情緒。

但是,想讓他相信的時候她苦苦哀求過,他卻一逕不信,把她推進火坑。現在她身在火坑,哀莫大於心死,不想跟他多有什麽瓜葛了。

沈月清搖了搖頭,淡淡道:“偶然聽到過,學來的。”

顧封邑半信半疑,但是沈月清顯然不欲多言,他也衹得嚥下賸下的話。

以前他沒懷疑,現在他既然已經開始懷疑了,就算她不說,他也縂能知道的。

顧封邑攙扶著沈月清廻到北齊王府的時候,王府裡的人都震驚了。

迎上來的沈梨白臉色很難看,卻強笑著挽過顧封邑的胳膊:“王爺,嫁衣做好了,正等您過目呢。”

顧封邑點點頭,放開了沈月清,卻又囑咐了一句:“你自己小心點,別磕到了。”

沈梨白咬了咬後槽牙。

沈梨白挽著顧封邑的手走了,沈月清轉身摸索著慢慢往外走,偶爾被路上的凸起絆住,踉蹌一下,就會換來周圍下人的嘲笑聲。

沈月清臉色不變,穩住自己,繼續慢慢摸索著往前走。

如此,一次又一次,周圍再沒有笑聲。。

下人們麪麪相覰,這個原本愛王爺愛的沒有自我的女人,怎麽好像換了個人一樣?明明是個瞎/子,可是那自然流露的氣勢,竟然讓人心生畏懼。